F1 2018大幕落下,但美国人的改革才刚刚开始

  • 时间:
  • 浏览:17

  原标题:F1 2018大幕落下,但美国人的改革才刚刚开始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添加星标留住圈哥

  

  

  本赛季的F1即将落下帷幕,这是自由媒体集团(Liberty Media)真正意义上掌舵的第一个赛季。把赛场美女换成男孩、更换logo、开设电竞联赛、欲设定“工资帽”......

  新掌门美国人切斯-凯里治下的F1,改革力度看起来max。不过,在赛季尾声,作为观众的你会如何评价,自由媒体让F1“脱英入美”的改革呢?

  这究竟是一场百日维新的变法,还是能够把守旧者和得利者踢出局的大革命?抑或是像英国的光荣革命一样,革了里子,给所有人留了面子,皆大欢喜?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文 / 葛 思文 编辑/ 陈 新进

  美国人掌舵,新官上任三把火

  虽然汉密尔顿在一个月前的墨西哥大奖赛上只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但这足以让积分358分的他卫冕本赛季的F1车手总冠军。和去年一样,本赛季的冠军悬念同样在倒数第三站就宣告终结。

  对于法拉利和跃马的车迷来说,这又是失败的一个赛季——梅赛德斯的垄断已经持续了5年。这几年里,F1的精彩程度和观赏性到底如何,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对于F1的新管家自由媒体和切斯-凯里来说,想要把F1这个充斥着利益和权力的体育商业联盟,真正打造成一个American League,依然任重而道远。

  

  同路不同心的两任掌门人(切斯-凯里和伯尼)

  2016年末,自由媒体同意以44亿美元从CVC集团手中买下F1这项赛事的版权(33亿欧元)。本赛季是自由媒体运营F1的第二个赛季,伯尼的影响力逐渐衰退,新掌门人切斯-凯里开始对F1按照自己的方子抓药。

  对于F1这一项传统而守旧的赛事,想要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做出大变动,并不现实。自由媒体采取的方法是先从外部细节开始:去掉赛车女郎,改用赛车男孩。这个改变本身并不影响各方利益,却是一个凸显自由媒体“主权”和存在感的举动。这一明显带有美国人“政治正确”观点的革新,给F1这项男人占绝对多数运动在道德层面加分不少。

  另一方面,自由媒体弃用了F1那使用时间长达23年的老logo,并表示“新的logo代表新的时代,更加适合数字和移动端的时代,更有利于推广和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北美四大联盟从未改变自己的logo,贸然将全球体育市场中最具辨识度的品牌Logo之一轻易改变,这个举动本身具有很大的风险。自由媒体选择铤而走险的重要原因依然是要将F1打上自身的标签,剥离过去人们对于F1老旧的认知和其掌门人伯尼所带来的阴影。

  

  自由媒体集团发布的F1新logo,刚问世时引发了不少争议

  当然,革新不只有logo——在本赛季,F1推出了全新的OTT服务,F1 TV 作为旗舰付费订阅产品,在每站比赛的周末提供英、法、西、德四种语言解说的直播流服务,涵盖自由练习、排位赛和正赛,以及新闻发布会、赛前和赛后采访、所有的垫场赛。除此之外,车迷还能看到1981年以来一些从未露面的比赛画面和珍贵的历史资料。

  这项服务无疑是针对时下用户的收视习惯做出的一项重要补充,自由媒体的目标之一就是把F1 变成像NBA这样的全球化的联盟。服务无国界,让年轻人更方便的收看F1是未来F1市场能否继续成长的关键因素。

  

  F1在亚洲的扩张正在与日俱增

  以上几点,都是自由媒体在赛季初做出的一些改革举措,这些举措有的让车迷叫好,有的又引起一片骂声。但归根到底,并没有动围场内真正利益相关者的奶酪。

  正视F1的问题,但改革不易

  在本赛季中期,自由媒体公布了2021赛季的改革方向,其中引入预算帽限制车队预算是最重要的一项变化。虽然并未公布预算帽的准确数字,但据部分媒体报道,在会议上所公布的数字为1.5亿欧元。

  这个数字很明显会让以法拉利、梅赛德斯为首的大车队感到不满。在过去几年中,梅赛德斯和法拉利等厂商车队每一年预算接近4亿欧元,沃尔夫的话代表了厂商车队的普遍观点:“作为厂商,我们在动力单元上的研发实际投入其实也帮助了其他车队。因此对于大车队来说,这个数字实在是太低了“。

  

  其次则是奖金分配制度,这项制度一直是导致F1各车队预算贫富差距过大的原因之一。在伯尼时代,伯尼与几大厂商车队站在了同一战线上,大车队获得了丰富的谈判经验和资源,这块“奶酪”看似动不得。削减开支与车队获得的利润分成紧密相关,开源和节流是等式的两边。

  对于自由媒体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推动一项略微公平的收入结构,以确保耗资巨大的厂商车队能够生存。所以第一步必然是削减开支,随后是如何设定一项能够保持每一支车队健康而盈利的方式,当然也包括让自由媒体自身得益。

  大车队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喜好花钱,然后让F1的所有者对此进行补贴,但这种模式已经不可能持续下去。自由传媒希望未来的车队成本是可预测且稳定的,而收入分配体系能够弥补成本,这样车队才能够长期地玩下去。

  

  延伸阅读:工资帽是中国职业体育的好选择吗?北美联赛给了我们一些参考

  但这将是一个极其艰巨的挑战,因为车队必须知道到底能够获得多少收入,才能确定自己要花多少钱。这就像给联盟设定了一个硬工资帽,任何车队都没有特权来逾越。如今的美国四大联盟中,NFL和NHL正是在这种工资帽制度下运作的。

  实际上,这并非F1首次提出预算帽的概念。随着厂商车队与私人车队之间预算差距的增加,“三大车队”与中游集团的表现差距随之增长。预算帽的引入可以帮助小车队拉近与大车队之间的距离,让比赛更为精彩、悬念更强。

  当然,想要让大车队付出这样的代价,自由媒体也得要有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准备。在他们公布的F1未来蓝图中,“F1独有的历史性特权及尊荣,必须持续得到承认,也赋予赛车以及引擎供应商年收支持“这一内容被不少人解读为对法拉利这样的创始会员的一种保护和特权。这也是双方能够在新协议下达成妥协并互相做出的让步。

  巨星凋零、赛道不赚钱,F1还需努力

  在赛车运动中,由于本身性能的差距非常大,这不仅让比赛的悬念失色了不少,也让不少车手灰心丧气。

  两届世界冠军、车迷中人气极高的西班牙人阿隆索告别法拉利加盟迈凯伦之后,多年来受困于车的性能和稳定,不仅使他无法冲击世界冠军,连上一次颁奖台都成了南柯一梦。本赛季之后,他将告别了征战17年的舞台,未来或将转站印地500。

  

  而另一位高龄世界冠军莱科宁结束与法拉利的合同加盟索伯。后舒马赫时代的第一批巨星慢慢老去凋零,围场里急需新人上位,用成绩和表现赢得车迷的认可。

  毫无疑问,F1需要巨星。像红牛的维斯塔潘、刚刚加盟法拉利的勒克莱尔这些后起之秀虽然都表现不错,但他们仍旧需要在汉密尔顿这些前辈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维斯塔潘

  改革进行的同时,扩张也是必须的。越南大奖赛已经确定加入2020赛季的F1赛历,早在伯尼时代,就曾探索过越南举办比赛的计划,但因为韩国站的失败和印度站的流产,傲慢的英国人对亚洲赛事能否长期稳定的举办持严重怀疑态度。

  自由媒体入局后,越南站得以复活,成为了F1易帜后首个新加入的赛事。而本赛季之中也曾传言美国迈阿密和丹麦哥本哈根有意进入赛历,对于美国人来说,比赛自然是越多越好,尤其是在新兴的亚洲市场。

  而欧洲的许多赛道因为举办F1入不敷出是伯尼时代就遗留下来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在自由媒体看起来,目前也没有什么良策可以解决。我们很有可能在未来的1-2年告别银石这样代表着赛车运动摇篮的经典赛道。这项有着68年历史的运动,最终很可能要在钱和更大的市场面前低头。

  

  2020年赛历上已经确定的比赛,越南站颇为醒目

  而英国银石、德国霍根海姆/纽伯格林、意大利蒙扎和巴西因特拉各斯等与F1的合同将在2019年之后到期,能否顺利续约尚未可知。

  此外,今年4月生态圈也曾报道过,F1一级方程式锦标赛官方确定推出正式的F1 Esports电竞联赛,除了法拉利之外的所有10支车队都会悉数组建电竞分部参加,比赛项目为Codemasters旗下作品《F1》。

  毫无疑问,此举也是F1拥抱时代趋势、拥抱年轻人的一大法宝。

  

  延伸阅读:F1正式推出电竞联赛,这背后是体育和电竞的IP角力

  从过去的赛季来看,自由媒体希望给F1带来一个均富,共同发展、多极化竞争的环境。理想是好的,但各车队终究要为了自身的利益着想,法拉利就曾一度以退出要挟美国人签订城下之盟。

  但如果真的失去了人气最旺的车队,自由媒体空有F1的架子和招牌又有何用?自由媒体让F1“脱英入美”的改革究竟是一场戊戌变法百日维新,还是能够像法国大革命一样把守旧者和得利者踢出局?抑或是像英国的光荣革命一样革了里子、给所有人留了面子,皆大欢喜?

  如今,距离《协和协议》到期的2021年越来越近了,我们也许很快就能知道答案。

  

  

  如何更方便的在众多账号中找到圈哥呢?

  按照下面操作,只需三步就可以啦!